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婉娘对于李逍说自己会炼制白糖,深表怀疑,这十分让李逍不服气。

    男人怎么能让女人怀疑不行呢,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李逍就躺在床上一直在脑子里想着如何提炼蔗糖提纯脱色之事,后世之时工厂生产白糖,普遍用活性炭脱色提纯。不过活性炭不等于普通的木炭,李逍现在没法弄活性炭,想来想去,还是黄泥浆脱色法最简单又直接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大唐也是在用黄泥浆脱色提纯,可制出的霜糖却并不白,这说明这种方法还不够完善,也许自己可以脱色提纯出更白的蔗糖来。

    婉娘搂着李逍,这一晚上睡的很踏实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李逍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等他醒来时,发现身边空空如也,婉娘早就起床了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的话话声,他知道自己睡过了头。

    打个呵欠,穿衣起床。

    庄子里如今算是吃上大锅饭了,不过大家的积极性挺高。毕竟一改过去吃不饱饭的日子,如今起码一天两顿是有保障的。

    男人们很早就开始在干活,把砍回来的茅草编织,把树削皮,还有挑黄泥挑水和浆的。

    那边杨大眼已经和赵大夫带着一群娃把一间茅草屋收拾了起来,这将是庄子里的学堂。

    昨天李逍那番话,还是让大家很心动。

    既然杨先生愿意收庄子孩子读书开蒙,大家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呢。

    庄子还是那个庄子,可大早上,却已经很是一片朝气,很热闹。

    “哥,起来了?”李贞笑着上来请安。

    看着这妹子脸上的笑容,李逍觉得很暖心。

    “嗯,起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早呢,你们昨天跑一天辛苦了,多睡会也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婉娘呢?”

    “嫂子说今天磨豆腐吃,跟翠花婶一起在那边推磨磨豆子呢。”

    冬天里没有什么菜,家里还有些买回来的豆子,本来是做马骡的饲料的。婉娘看着还有不少,便准备用黄豆做一桌豆腐,再用黑豆秧一些豆芽。

    “这大冷天的,秧的出豆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哥跟嫂子说可以盘个暖炕,把陶罐放在炕上秧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啊,不说我倒差点忘记了这茬,天这么冷,这茅草不怎么防寒。我们要在屋里垒个暖炕,这样在炕上暖和不怕冻了。”

    暖炕这东西防寒的利器,李逍来这里住了一晚上之后,就已经在想着这事了。婉娘以前没睡过暖炕,也没听过。但李逍说这东西好用,简单的讲过一遍原理后,她也觉得可行。

    现在赵大夫已经组织村里的汉子们准备盘炕,盘个火炕也简单,自己弄些石头、黄泥等,然后让李逍讲一下具体的盘法,哪里做烟囱,哪里是烟道,把这几处关键点说明下,其它的也就是些手头活,材料什么的都是就地取材。

    早饭是简单的小米粥,没有猪头肉了可大家也吃的挺高兴。

    现在李逍住的这间茅屋的堂屋,倒成了庄里的食堂和会堂,吃饭在这开会也在这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吃完饭,李逍找杨大眼支钱。

    如今杨大眼既是庄里的私塾先生,同时也是庄上的账房先生,开支进项都在他那账上记着。

    杨大眼管账,赵先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