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竹取姬心地善良,不可能让一群还是学生的孩子,暴露在孤竹下的剑刃下:“我是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就有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孤竹下露出了苦涩的表情:“那么,来倒计时吧。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我数十个数,数完如果你还没告诉我,那这个叫竹林村的地方,还有它所在的位面,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竹取姬一惊,红寒衣不了解情况,但竹取姬却知道眼前这个瞎子的厉害:“住手,这里都是无辜百姓,此事与他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然而,孤竹下似乎完全没有数数的意思,这让竹取姬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这么认真干什么,我都说了,很久没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孤竹下说:“你放心,我去白泉那个什么,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白泉学院。”

    “对,挺绕口的这名字,”孤竹下:“我去这个地方不是为了杀人,反而是要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救人?”

    到了孤竹下的境界和地位,他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说谎,真的没必要。

    而且白泉学院也不是什么神秘的地方,那里毕业过不少画妖师,真要打听,很容易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更何况,山海牍本身也兼具了导航功能,不过孤竹下可能没有山海牍吧。

    孤竹下并不是画妖师,也没有本命,只凭手中一剑,斩出了威名。

    虽如今,早已无多少人识得他是谁,但自古而来,他也不曾强求有谁能记住自己的姓名,忘了好,被天下所遗忘,更好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,真好笑。”

    竹取姬说:“天下人分十等,其中九等你杀得,剩下那一等,也只是你不愿杀,你这样的人,竟然说救人,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,最好笑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然而面对竹取姬的讽刺,孤竹下只是站在那里,等着竹取姬的回话,无奈,竹取姬只好将如何去白泉学院的方法,告诉孤竹下。

    于是,孤竹下走了,很干脆的离开了竹林村。

    而直到他走了许久,竹取姬才重重的松了口气,红寒衣见了,问她:“这人,真有那么可怕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昆仑那头老狮子,可与其匹敌。”

    “可与我阿翁匹敌,”红寒衣原本还没什么概念,这一听,立刻意识到孤竹下的可怕:“这等人物,那是当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若是对上他,他只需一合,便可取了我项上人头。”

    竹取姬的本事很大,至少红寒衣不是她的对手,而这样的竹取姬却说自己不是孤竹下的一合之敌,由此可见,孤竹下的实力和境界,确实远超她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话说素盏鸣尊那个笨蛋在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保镖不在这里,被保护的公主却撩起袖子跟敌人撕逼,还有比这更草蛋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她的话。。。”

    红寒衣说:“最近好像谈了个女朋友,昨天找我跟你请假,说是去什么地方,看什么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影?”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