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夜间,繁星点点嵌在空中,整个桃花寨,陷入一片祥和。

    而在一扇桃木大门前,一群男人熙熙攘攘的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道倩影缓缓踏来,男人们忙侧目,一瞬间空气都停滞了流动,寂静的只闻风吹树叶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曳地的浅色罗裙镶着银丝边际,裙摆锦绣群蝶绕百花,水芙色纱带在腰际盈盈一握,尽显曼妙身姿。

    如粉玉般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,轻盈的璎珞随着主人的动作,轻轻摇晃。

    女子灵动的眼眸漾着丝丝涟漪,蒲扇一般微微翘起的睫毛,纤长浓密。嘴唇不点自红,双颊略施胭脂。

    “姑……姑……姑奶……”一群人磕磕巴巴,一句话也说不完整。

    韩子衿揉了几下眼睛,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光亮,他行走江湖多年见过多少女子,就连他也被颖丫头这一身装扮给惊艳到了,那文羡初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“姑什么姑,给我让开。”

    虞颖不耐的捋了下水袖的长摆,这身衣服穿的她极不自在。穿的时候,还繁琐的很,若不是找了几个后村的姑娘,她都不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丫头,女人,别忘了,你要女人些。”虞颖一开口,韩子衿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啊,姑奶奶,你要女人一点。”一群人小鸡啄米般的点头。

    虞颖看着他们,僵滞几秒,憋了半天,她才道:“如何女人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一群人被问的一愣,他们这群糙汉子怎么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江湖中混的时候,京都第一花魁,啧啧,一个眼神都勾人心魄。”有人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现在还能把人给虏来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还提什么你以前,恐怕那花魁都不知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虞颖无奈的扶额,靠人不如靠己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就想着,你见过最有女人样的女子。”韩子衿边说,边将这群不靠谱的家伙挥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虞颖推门的动作停顿一下,女子?

    上一世,她接触最多的也就是武馆的姑娘,这一世也只有后村的姑娘。

    再仔细一想,脑海里霎时浮现昨日红欢楼的莺燕们,婀娜如水蛇的腰身,她小心脏一缩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她干咳一下。

    “吱呀。”

    在她开门前,门自己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山匪,在门口叽叽喳喳……”弥童小小的个子跳出来,话到一半,看到眼前的虞颖,下半句就卡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清若芙蓉面,美人堪比月,房内透过的灯火映着门外女子的身上,明明身在凡尘,却仿若仙阙。

    韩子衿一伸手,将弥童揪过来,“小子,再陪我喝顿酒。”

    弥童的大脑一片空白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拎了老远。

    房内的文羡初正坐在一方卧榻,手中一卷书,听见门外的动静,眸中的情绪闪烁不明。

    在这桃花寨,虽然只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,知道自己就是想逃,也是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他的处境无忧,但是他们的心思,谁能料到。桃花寨的名声可是传遍这千里之地,哪里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。

    缓踏而来的脚步声,直到身前的时候,他才合上手中的书卷。

    “虞寨主,文某为昨日的……”文羡初一抬眸,眉眼含笑的佳人落入眼底,啪,手中的书卷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相公,是时候沐浴更衣了。”轻笑的女音宛如仙宫乐曲,一字一句拂在人的心尖上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